当前位置:首页  > 养老视点 > 养老资讯
20年内,中国急速老龄化,老年人口将达4.18亿
作者:   来源: 搜狐  2019-04-12

  “如果说20世纪人类面临的挑战是战争的话,那么,在不发生大规模战争的前提下,21世纪人类面临的最大挑战将是老龄化。”全国人大副委员长陈竺在“应对人口老龄化”中法圆桌研讨会上如是说。自从第一次老龄问题世界大会于1982年在维也纳举行以来,西方主要工业国家以及亚洲的日本、新加坡,相继步入老龄社会。而中国等新兴发展中国家也存在着不同程度的老龄化。
  围绕“人口老龄化”这一主题,中法两国相关领域约40位代表于9月23日—24日相聚苏州,在“应对人口老龄化”中法圆桌研讨会上,共同探讨在当前经济社会背景下,老龄化的应对策略。
 
  我国正在进入快速老龄化过程
 
  截至去年年底,我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已达1.94亿人,占总人口的14.3%,预计在今年年底突破2亿人,已达到国际老龄社会的标准。
  “中国目前还不是老龄化程度最高的国家,但受特殊计划生育政策、快速城市化和工业化进程中生育意愿迅速变化等多方面因素影响,正在进入快速的老龄化过程。”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李伟在研讨会上致开幕词时表示。
  李伟介绍,据联合国人口基金会以及中国老龄委等预测,到2025年前后,中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将超过20%,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比例将达到14%左右。换句话说,中国将仅用25年左右的时间完成西方发达国家上百年才完成的老龄化过程。而且,未来一个时期,中国将进入一个急速老龄化阶段。2030年,60岁及以上老年人比重将超过24%,65岁及以上老年人比重将达到16%—17%。  
  除了速度快,规模大也是我国老龄化的一个特点。数据显示,从老年人口的总量看,中国65岁及以上的老年人从1953年的0.25亿人上升到了2010年的1.19亿人,60年间增加了9400万人。而未来20年老年人口将增加1亿多人,2030年将达到2.3亿人,2040年则会突破3亿人,并在2060年前后达到3.6亿人的峰值。
  此外,与会代表认为,与先行工业化国家相比,“未富先老”也是中国老龄化的特点之一。据介绍,发达国家进入老龄社会时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一般都在5000—10000美元以上,而中国在2000年进入老龄社会时,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才刚刚超过1000美元,2012年也才刚过6000美元,仍属于中等偏低收入国家行列,可以说,应对老龄化的经济基础还十分薄弱。
  同时,我国老龄化还存在着不平衡的特点。李伟表示,受地区发展差异、近些年大规模人口流动等各种因素影响,中国的老龄化在城乡和地区间发展很不平衡,且户籍人口老龄化水平和以常住人口计算的老龄化水平存在明显偏差。
  据中航安盟财产保险有限公司副总裁杨家树介绍,根据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我国农村老龄化速度高于城市。其中农村老龄化水平是18.3%,是城镇7.97%的2.3倍,农村老年人口抚养比高达34%,是城市12%的2.8倍。
 
  挑战与机遇并存
 
  人口老龄化已成为世界问题,尽管西方主要工业国家人均国民收入高于我国目前水平,社会保障体系也更加完备,但老龄化仍给他们带来了严峻挑战。 
  在研讨会上,法国退休改革委员会主席拉贝尔表示,人口老龄化会导致GDP增速减缓。另外,老龄化还会带来社会成本的增加,更多的人享受社保、医保以及更多人出现失能和半失能,给社会造成了负担,这对所有的政府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法国在人口老龄化中遇到的挑战,中国也同样要面对,并且由于中国老龄化存在速度快、规模大、未富先老以及不平衡等特点,老龄化给中国带来的挑战更复杂和艰巨。
  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副主任孙志刚认为,我国的人口老龄化不仅给家庭和社会稳定、社会保障带来巨大影响,也给卫生服务体系建设、卫生资源配置、服务模式转变以及体制、机制改革等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挑战。“特别是已患多种慢性疾病的老年人,活动能力和自理能力下降,需要更好的医疗关怀和更好的精神慰藉,这给医疗保障体系提出了更高要求。”孙志刚说。
  孙志刚表示,中国医疗卫生事业在应对老龄化方面面临着许多挑战。主要包括:我国基本医保制度还有待进一步完善;老年护理保险制度还没有建立;老年医疗服务体系还不健全,供给依然不足;为老年人提供专业服务的医护人员短缺等。
  资料显示,与中国多达2亿老年人口相比,截至去年年底,我国4.4万个各类老年服务机构所拥有的床位仅为416.5万张。老龄人口的快速增长与养老服务设施发展缓慢,形成鲜明对比。
  此外,与会代表还认为,人口老龄化还将导致劳动力供给短缺。据财政部社会保障司副司长余功斌介绍,从去年开始,我国15—59岁劳动力绝对值已经开始下降,但是不是拐点恐怕还需要三五年的验证。
  尽管人口老龄化会给经济、社会带来一系列挑战,但与会代表也表示,老龄化也是一个机遇。
  “老龄化是伴随社会进步、经济发展、科技创新而产生的一个必然结果。”中国城乡发展国际交流协会会长、全国政协第十一届常委、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孙晓郁在会上说,虽然随着年龄增长,老年人体质、体力都会下降,器官也会老化,可能需要更多社会关注和帮助。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讲,老年人又具有独特的财富,这种财富就是他们广泛的社会知识和丰富的实践经验,这是整个人类的知识经验的积累,是一笔宝贵的财富。
  据孙晓郁介绍,在联合国人口基金会的一篇报告中称,60岁及60岁以上的群体作为照顾者、选民、志愿者、企业员工等,展示出了不可思议的生产力和贡献,一旦有适当的措施确保老龄人口获得医疗保健、固定收入、社会网络和法律保护,那么在全世界范围内,当前和未来的若干代人都会在这些长寿红利中获益。
  针对老龄化对经济的影响,国家发改委社会发展司副巡视员郝福庆认为,这个影响不全部是负面的,也有正面的。“老年群体将来会形成一种特殊的消费需求,比如生活照料、健康康复、文化旅游等。我们曾经有一个测算,到2020年,生活照料护理方面的消费应该是一个上万亿元的市场。”郝福庆说,这个市场的就业岗位可能在一千万个以上,这实际上对我国产业结构升级也是有好处的。
 
  多措并举合力应对
 
  面对人口老龄化的挑战,世界上很多国家都已经开始采取各种措施积极应对。
  据法国驻华大使白林介绍,作为人口老龄化较早的国家,法国采用多元化的政策以更好地应对老龄化社会。比如政府对生活环境等方面进行调整,让这一切更多适应老龄化社会,保证老龄人口的生活质量。在法国,还设有专门负责人口老龄化的部门,最近刚提出一个银发经济促进计划。同时还创立了一些特殊的岗位和特殊的行业来应对老龄化的到来。
  针对迅速老龄化带来的各种挑战,我国政府也已采取了一系列积极举措。
  今年8月29日,国务院常务会议专门研究了促进健康服务业的政策,明确提出要加快发展健康养老服务,建立健全医疗机构和老年护理院、康复疗养等养老机构的转诊与合作机制,发展社区、农村健康养老服务。
  据了解,目前中国在社会保障方面,各种养老保障制度和医疗保障制度已经基本实现了对各类人群制度上的全面覆盖;在养老服务方面,国家确立了以居家为基础、以社区为依托、以机构为支撑的养老服务体系发展战略。9月13日,国务院正式颁布了《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若干意见》。近年来,很多地方也都在进行各种积极和有益的探索。中国政府也在积极推进就业政策乃至产业政策的调整。
  “中国政府为应对人口老龄化所做的最大努力是保持经济的快速增长,使经济增长速度快过老龄化的增长速度,也就是说,经济增长和老龄化之间赛跑,到目前为止,经济增长还是跑过了老龄化的增长速度。”余功斌说。
  余功斌认为,为进一步应对老龄化,一方面,我国要以发展经济为根本,要尽量保持经济发展相对高的速度,可以通过推进新型城镇化和加大创新力度来实现;另一方面,适应人口老龄化的客观形势,大力发展银发产业,既满足老年人口消费需求,又拉动相应产业发展,调整产业结构。
  此外,余功斌还提出,要进一步完善养老医疗保障的筹资机制,确保养老制度和医疗保险保障制度的可持续性;要适应预期寿命的延长,小步快走,适当地延长退休年龄;要完善生育政策,适当调整计划生育政策等。
  孙志刚则从医改的角度,探讨老龄化的应对之策。他表示,迎接人口老龄化的挑战,提高老年人医疗卫生保障水平,是中国深化医改的重要任务。下一步要持续深入推进医疗卫生体制改革,进一步健全全民医保体系,逐步建立起覆盖全民的基本医疗卫生制度,为老年人享有基本医疗卫生服务奠定基础;充分调动政府和市场两个积极性,建立健全覆盖生命全周期、内涵丰富、结构合理的健康服务业体系;统筹医疗服务资源与养老服务资源,合理布局养老机构与老年病医院、老年护理院、康复疗养机构等医疗卫生资源,形成规模适宜、功能互补、安全便捷的健康养老服务网络;加快培养全科医生队伍,提升康复医学、老年医学等专业教育水平,加快护士、养老护理人员、康复理疗师、健康管理师等人才管理队伍建设等。
全国老龄工作委员会成员单位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招贤纳士 | 网站声明
中国养老网是全国养老服务业领先的资讯发布传播平台 创建中国养老智库
Copyright © 2014 中国养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1035259号
扫一扫,关注养老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