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养老视点 > 要闻摘要
史安斌:“银发低头族”需得到更多关爱
作者:   来源: 环球时报  2019-01-28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和纽约大学的研究团队在今年1月出版的《科学进展》上公布一项研究成果:社交平台上65岁以上的老年人分享假新闻的数量是45到65岁年龄组用户的2倍,是18到29岁年龄组用户的近7倍。
  中国的情况也不容乐观。2018年7月,腾讯与人民网等单位联合发布的调查结果显示,60岁以上的“银发低头族”超过8000万,占老年人口的20%,预计今年年初将会破亿。在老年网民的日常媒介使用行为中,分享新闻仅次于聊天。在老年网民群体遭遇比例最高的风险当中,网络谣言、虚假广告、网络诈骗居于前三位,这些风险都与虚假信息的传播密切相关。另一方面,一些“银发低头族”微信聊天、玩抖音、打游戏成瘾导致身心俱损的现象亦成为一种新趋势,也引发了社会和舆论关切。
  为什么动不动在年轻人面前宣称“我吃的盐比你吃的米还多”的老人家反倒对社交平台上泛滥成灾的假新闻失去免疫力?首先,与号称“数字原住民”的年轻人相比,老年朋友实际上是“数字移民”,他们在社交平台上扮演了“追随者”的角色,因而相比之下更缺乏数字媒体素养。其次,心理学相关研究表明,随着年龄增长,人的认知力和判断力趋于下降,会变得更为情绪化。社交平台上被病毒式传播的各种后真相往往具有“情感压倒事实”的显著特征,无怪乎老年用户更容易被那些具有“煽情”效应的“标题党”“洗稿团”所“俘获”。再次,人的记忆力也会随年龄的增长逐渐退化,这使得他们很难分辨网络空间营造的“拟态现实”。当他们反复接触同类信息或观点时,就会倾向于相信其正确性,而高度“圈子化”的社交平台恰恰能够强化“信息茧房”和“自证偏差”效应,无怪乎老年用户会成为社交平台上传播假新闻的“主力军”。
  学界一般认为,所谓媒介素养包含三个层面的内容:一是使用媒介的能力;二是判断和评估媒介信息的意义和价值的能力;三是利用媒介所提供的信息和技术资源实现“自我赋能”。目前来看,培育老年人数字媒介素养的相关工作大都集中于第一个层面。在“银发低头族”日趋壮大和数字时代媒介生态日趋多样化、复杂化的形势下,我们应从更高层面提升老年朋友的数字媒介素养。
  从政府部门来说,老龄委等相关部门应改变目前工作思路“老龄化”的现状,针对数字传播发展新形势,把提升老年人数字媒介素养作为当前亟待开展的工作重点,并协调相关部门积极参与其中。去年美国联邦调查局在其官网上开设专门的网页,向老年网民普及“反欺诈”的知识和技巧,这个经验也值得我国的相关部门借鉴。
  互联网企业应与监管部门加强合作,让假新闻的治理趋于精细化。加大监管力度固然重要,但实现对假新闻“治标又治本”还要靠强化网民的“自律”意识。互联网企业应当提供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等技术支持,与政府部门、基层社区、公益组织一道针对不同年龄段用户接受和传播新闻信息习惯制定相应的治理和教育规划,并进行有效的推广和实施。
  而就每一个普通网民而言,下一次收到长辈转发的假新闻帖子,不要再碍于情面,要大胆地向他们指出,共同识别和戳穿“标题党”“洗稿团”操控舆论的伎俩。只有全社会共同努力,我们才能防止“银发低头族”不会演变为传播假新闻的“主力军”,最终让他们借助于数字媒体实现自我赋能,在享受更加美好的“夕阳红”的同时为营造清朗的网络空间做出自己的贡献。
 
全国老龄工作委员会成员单位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招贤纳士 | 网站声明
中国养老网是全国养老服务业领先的资讯发布传播平台 创建中国养老智库
Copyright © 2014 中国养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1035259号
扫一扫,关注养老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