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老年说法 > 警钟长鸣
银发再就业。法规需护航
作者:   来源: 搜狐  2019-03-05

  过了退休年龄,本该颐养天年,但有些老人为了生计,仍继续打拼。这群特殊的老同志,劳动中也难免遇上维权的事。
  近日,年过六旬的老陈在工地干活时受了伤,治疗花费数万元,找工地索赔“工伤”,而工地方只付了几千元“慰问金”就撒手不管了,甚至说他这么大年龄出来工作“不合法”,何况也没有签劳动合同。
  工地方的做法让人感觉有点寒心:工人年龄大你不知道吗?出事了才拿这说事?再说法律上也没有禁止银发人员再就业,又何来“不合法”一说?
  更何况老陈之所以会受伤,是因为13楼上突然坠下一块大木板,径直砸在他身旁的地面,木板反弹后砸中老陈后背,他瞬间倒地晕厥。这样的意外关键在于工地安全上的疏漏,即便底下是年轻人,也未必能够躲过这一劫,受伤与否与是否超龄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
  然而,超龄员工受伤认定难的情况并非个案,因为超龄,因为没有签订劳动合同,所以一些单位没有为老陈们缴纳工伤保险。尽管员工可以提起雇员受害赔偿的诉求,但相对比较困难,而一些银发受伤人员因此流血又流泪。
  为了让晚年更充实,或者为了减轻儿女的担子,银发人员再就业的大有人在。如果本人愿意且身体尚可,老人为社会、为家庭发挥余热当然也是好事。但人有旦夕祸福,特别是在工地、环卫等领域,发生工伤的概率并不低,如果缺乏相关制度的庇护,银发劳动者的权益不可避免地会受到一些损害。这不仅是老陈们的痛,同时也是和谐社会的一个阴影。
  虽然认定难,但是,超龄务工受伤还是有被认定工伤的先例:2009年,61岁的刘玉启超在北京某物业公司从事保洁工作,上班期间去购买保洁工具,途中被轿车撞上。当时北京西城区仲裁委仲裁认定刘与单位存在劳动关系,在2011年11月,法院最终将刘的伤情认定为工伤,刘因此获得“工伤与第三人侵权双份赔偿”;而2013年,四川广元也出现首例超龄务工人员成功申请到工伤认定……只是,认定之路确实比较曲折、艰难,如前者,就历经了两年之久。
  笔者以为,在社会文明发展到更高层次的当下,在劳动保障更趋完善、尊老敬老蔚然成风的当下,城市应该完善法律法规,出台专门的管理体系,做好银发人员再就业的权益保障。那样,才能更好解决银发人员再就业的后顾之忧,让夕阳更红,让老人就业更从容!
 
全国老龄工作委员会成员单位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招贤纳士 | 网站声明
中国养老网是全国养老服务业领先的资讯发布传播平台 创建中国养老智库
Copyright © 2014 中国养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1035259号
扫一扫,关注养老网